​【众望‖黔东文学】朱良德:洗马滩记事

众望新闻

作家简介:朱良德,1971年出生,侗族,贵州石阡人。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民族文学》《中国作家》《诗刊》《延河》《诗歌月刊》《延河诗歌特刊》《散文诗》等刊,入选《21世纪中国文学大系》《中国诗歌作品榜》《21世纪贵州诗歌档案》等。著有诗集《稻草哲学》。

洗马滩记事(组诗)

朱良德

去年除夕

父亲走了之后

母亲和我们一起,在城里居住了多年

每年除夕,我们都要陪母亲回到乡下

每一次回到家里,母亲都很忙碌

去年除夕,也一样


母亲忙着打扫屋里屋外,和墙上的尘埃

小心翼翼地擦拭着父亲遗像上的

灰尘。母亲叮嘱我们放几挂鞭炮

贴几幅对联,在堂屋的香火跟前

给祖先烧纸钱,让孩子们磕头

作揖。母亲让我们

带上孩子,去给父亲和祖先上坟

请他们回家,过年

一阵叮嘱后,母亲正要进屋

在翻门槛的时候,母亲在家门口摔了一跤

重重的,就在我眼前

地上流了一些血

我把母亲抱在怀里的时候

才发现母亲如此瘦小


后来,我把母亲送到了医院

在去医院的途中,我才发现

母亲的眼里,含着一些晚年的泪水

却没有喊疼

龙川河

小时候,我和母亲进城

一路上石头硌脚,我们像一条河流那样

翻山越岭,进入它

那时,它是清澈的,宽阔的对岸

那时,乡村和城市的距离

仿佛就是一条河流的距离


一条渡船,拉近城和乡

我和梦想的距离

渡船把一些人运走,把我和母亲留下

那个缓慢的时代

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

纤绳却磨得又滑又亮

深深勒进历史。让我,记忆犹新


河里的一个个波浪

仿佛一个个记忆,又是现实

成为这个城市最核心的部分,龙川河

无论年轻与衰老,我依然爱它

洗马滩记事

我曾打马经过这里

那时,它只是一个小小的地名

那时,我第一次告别母亲

一路上,我没有任何言语

像一只忧伤的羊,默默地

跟在一群羊的后面

远离故乡。在颠簸的中途

路边的几间小屋升起一缕炊烟

一位老人牵着马走向河滩

他们和生活一样平静

后来,我来到洗马滩

河里的鱼儿像一段段时光

悄悄流逝着,那些裸露的岩石

述说着忧伤的过往,记忆中的

鸟,继续飞向远方

像我的梦

仙人街

小时候,我一直以为,仙人街

只是一个传说,那时,仙人街近在咫尺

却又遥不可及。传说中,天上的神仙

来到人间,黑夜里,他们忙着搬运石头

他们要赶在天明前,为人间

修建一条神秘的街道。后来,天突然就要亮了

那些神仙返回到了天上,匆匆行走中

她们在一块石板上,留下了脚印

从此,这里的每一块石头

每一棵草木,都居住着神灵


仙人街的清晨,始于云雾的升腾

龙底江正穿针引线,引领迷人的云雾

向前翻滚,我站在仙人街最秀丽的山头

看仙人出海,望天边的云雾渐深渐浓

云舒云卷。若隐若现的仙人街

像落入凡间的仙子。此刻,群山环绕

映山红开得正艳,你不知道梦与现实的距离

深埋亿万年的一块巨石,只轻轻一刨

就刨出了惊天秘密

坡背村

山里的路,从来

都是凸凹不平的,这并不只是大山的缺陷

一个斜坡提供了我们面对事物的高度

现在,我在坡背村山间行走

我的心在打鼓,像山路上打滑的车轮

冒着青烟


在下坡的途中,我矛盾的心充满疑问

黄昏和清晨永远是对立的存在,就像背阴的坡地

对抗着向阳的山坡,现在我又返身回来

我得爬上山梁,从向阳的山坡

走到背阴的坡地,像一只陀螺

在山间不停地转动。每天

我都在山坡走两遍


在大山的蜿蜒起伏中,我们欢呼着跟踪着一条河流

不断的上坡,下坡

在这漫长的起伏里,翻山越岭

向着大山深处挺进,还是天空中的那朵云

步伐灵动,我一转身

它飞动的身影就闪到了我的前面


在爱过大山之后,现在我竟又开始爱上了河流

并心甘情愿成为这里的囚犯

我要沿着这条两旁长满荆棘的河流一直走下去

能走多远就走多远


原载《延河》2021年第10期

一审:肖咏
二审:林秀姜
三审:文波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